徐。

【长顾之一】冰糖葫芦


顾昀第一次以公谋私,是遣玄鹰给雁王报信之时。
二人不见五年有余,是再逢年关节,顾帅溜达至北疆边塞城,忽听得大雪冷雾的厚重之中破开一嗓子:
“冰糖葫芦——”
调子是北疆的调子,喊的是故乡的字句,卖的也是小时逢年关好节总能吃着的东西。
他犹记得家中有个女仆,在他受老侯爷训得不成人形时,悄悄在他碗里添了这么一颗冰糖红果儿。
一口下去,正酸甜交织之际,可能是勾起内心什么思绪,忽然哭了,湿透前襟,但那夜之梦格外香甜。

于是定远侯今朝忽纵马出营,加急而奔,归营时拿了一串冰糖葫芦带两封薄信。找个玄鹰跑腿。
驾玄鹰的小孩儿,不明白大帅用意,只懵懂着答应了。

两封书信。

一封道北疆之况,粗勾几笔,大体以蛮人为主,而楼兰商道因那“紫流金矿”的变故无疾而终,故而所占笔墨更少。

另一封只有寥寥一句。
莫言人间相思多苦涩,且看我添酸甜解清馋。
  
 
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记几个小梗,短打为主。